国内汽车零部件行业“危”与“机”并存!

发布时间:2021-01-23 聚合阅读:
原标题:国内汽车零部件行业“危”“机”并存!前不久,东盟10国和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共15个国家正式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

原标题:“危险”和“机器”在国内汽车零部件行业并存!

不久前,10个东盟国家和包括中、日、韩、澳、新在内的15个国家正式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所副研究员彭波说,RCEP协议的签署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在对外贸易和经济合作领域的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RCEP协议的签署意味着全球约三分之一的经济将形成一个一体化的市场,全球贸易三足鼎立的格局将拉开帷幕。东盟十国将与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携手,推动降低该地区的关税和非关税壁垒,并签署建立统一市场的自由贸易协定。记者了解到,RCEP涵盖20个章节,包括商品贸易、服务贸易和投资等市场准入规则,以及贸易便利化、知识产权、电子商务、竞争政策和政府采购等。商务部表示:“这标志着世界上人口最多、经贸规模最大、发展潜力最大的自由贸易区正式启动。”

中国是汽车零部件的进出口大国。《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将给中国汽车零部件行业带来哪些风险和机遇?

图片来源是中国汽车报(侵删)

作者是赵琼

01

零部件行业将受益于“关税削减”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进一步放开了货物贸易,成员国之间的关税削减主要基于立即降低到零关税和在十年内降低到零关税的承诺。预计后续自贸区有望快速取得阶段性重大建设成果。

此前,财政部承认,《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成功签署对疫情后各国的经济复苏和长期繁荣发展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贸易自由化的进一步加快将促进地区经济和贸易的繁荣。该协议的优惠结果将直接惠及消费者和工业企业,并将在丰富消费者市场选择和降低企业贸易成本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值得注意的是,《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正式签署,符合中国“十四五”计划草案提出的“高水平对外开放”的要求。预计后续将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成员体系为重点,中国对外流通链将进一步开放。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8年国内汽车市场首次下跌以来,中国汽车进入了股市时代。有业内人士表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将带来可能的巨大零关税市场,相当于补充一个增量市场。2002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中国开放了自己的汽车市场,给全球汽车公司带来机遇,也为中国经济提供机遇;加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为中国汽车企业走向世界提供了市场机遇,也为成员国特别是东盟的经济发展提供了机遇。《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签署对中国的长期经济发展产生了令人鼓舞的影响。从效果上看,《区域综合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成员之间“立即降低零关税,十年内实现零关税”的承诺将对汽车工业的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东北证券研究院的研究报告显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签署后,我国进出口依存度较高的行业,如机电、汽车零部件等受益最大。记者了解到,在出口方面,2019年,在我国出口总值中,机电设备占比最高,达到27%,其次是机械设备、家具、塑料制品、汽车及零部件、纺织品、玩具等。;在进口额中,比例最高的仍然是机电设备,占24%,其次是化石燃料、光电设备、汽车及零部件等。业内一些专家指出,汽车零部件同时出现在高进口和高出口商品的名单上,并将从成本和收入两方面的关税削减中受益。

02

各国对零部件的进出口有不同的态度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涵盖的大部分地区是中国整车和零部件出口的重点地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签署后,零关税的优势无疑会刺激汽车产业链的出口贸易。当一个地区外的投资者进入其中一个国家,就意味着进入全部15个国家,大大增加了市场和空间,大大增强了对投资的吸引力。

记者了解到,根据《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不同国家和地区有不同的关税优惠政策。中国进口关税降低东盟大排量乘用车关税。其中,东盟2500 cc ~ 4000 cc排量的汽油车关税由25%下调至15%,其他排量的汽油车关税保博贝游戏 持不变;同时,排量超过2500毫升的柴油或半柴油车辆的进口税也从25%降至15%。中国对从日本进口排量2500 cc ~ 4000 cc的柴油乘用车给予税收优惠,由25%降至15%左右;一般来说,日韩保持高税率,但大部分地区享受优惠税率。比如从韩国进口的乘用车,无论是汽油车还是柴油车,税率都保持不变。专用汽车有一定的税收优惠,公交车、油罐车没有税收优惠,大部分零部件有税收优惠。

日本对汽车零部件品牌表现出自信,对其他国家的汽车零部件开放,大部分产品免征关税。韩国相对保守,对整车有明显的地方保护政策,但大部分零部件都降低了关税率。在东南亚,整车进口关税优惠很少,乘用车基本没有优惠。商用车方面,轻型货车和非公路货车有一定的税收优惠,中型和重型货车没有税收优惠。东盟国家对汽车零部件只有很小的税收优惠,体现了保护本国产业链的审慎态度。同时,两大摩托车销售国印尼和越南也逐步降低了对华两轮车的关税,这将有利于国内企业产品的长期出口,促进摩托车产品的升级换代和东南亚电气化普及率的提高。

总体而言,各国对汽车零部件进口的态度存在差异:东盟仅略微降低汽车零部件进口关税,日本对汽车零部件进口完全开放,中国和韩国对部分汽车零部件进口给予优惠关税,但仍对少数汽车零部件保持高税率。

03

零部件流通成本将会降低

汽车行业资深研究员朱玉龙指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对汽车零部件行业影响巨大,亚洲汽车产能正在逐步进行再分配。此前,中国、日本和韩国的主要汽车生产基地都位于本国。日本汽车企业于20世纪90年代开始在东南亚部署,占据了非常大的市场机会和先发优势,而来自中国和韩国的竞争对手正在迅速抢占东南亚的市场份额。据悉,韩国现代汽车公司已与印尼政府签署协议,投资在印尼设立一家新的汽车制造企业,这也将是现代汽车公司在东南亚设立的第一家汽车工厂。此外,现代汽车公司也在考虑将中国制造的汽车运往东南亚销售。

与国内自主品牌相比,长城汽车公司在泰国和印度投资建厂,还收购了通用汽车在泰国拉永的制造厂。根据计划,双方于去年年底完成交易和最终移交。吉利汽车公司通过并购进入东南亚市场。2017年,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收购马来西亚DRB-HICOM集团持有的宝腾汽车49.9%股权和豪华跑车品牌莲花51%股权。吉利通过宝腾汽车在马来西亚有一席之地。同年,上汽通用五菱进入东南亚市场,选择了印尼。上汽通用五菱印尼汽车有限公司在印尼西爪哇正式投产。此外,为了市场拓展的需要,SAIC在泰国的合资企业已经在泰国的春武里省设立了工厂。

东盟只是略微降低了各国零部件的关税,而中国和韩国对部分零部件给予了优惠关税,这意味着《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成员国的汽车零部件流通成本有所降低。朱玉龙表示,随着汽车产能的逐步落地,零部件流通成本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有韩国媒体预测,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生效后,韩国对印尼出口的汽车零部件关税有望从目前的40%降至零。在此前的研究报告中,CICC还表示,根据这一协议,零部件流通成本将会降低,这将有助于增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成员国整车市场的竞争力,并促进产业链的进一步集聚。目前,世界已经形成了亚洲、欧洲和美国三大汽车产业链集群。考虑到成本和发展潜力,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将有利于亚洲整车生产,促进亚洲汽车产业链的进一步优化。

04

长期战略意义大于短期影响

记者了解到,中国已经分别与东盟、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签署了双边贸易协定。就中国而言,《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正式签署,区域边际增量主要是中日自由贸易协定。日本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种“上门”释放的合力和能量将是巨大的。随着《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签署,中日两国首次达成双边关税削减安排,并取得历史性突破。此外,值得一提的是,韩国也加入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联盟可以说越来越强。

国际贸易中心(ITC)提供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中日贸易总额为3147.5亿美元,占中国进出口贸易额的6.89%。其中,中国对日本出口1432.2亿美元,占中国出口额的5.73%;中国从日本进口1715.2亿美元,占中国进口额的8.29%。

虽然中日之间的贸易自由有所增加,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不同于其他贸易协定,该协定原则上主要是渐进和灵活的,并考虑到东盟地区不同国家的发展情况。所以协议是可行的,但是各国很难一蹴而就。因此,总体而言,《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对临时出口的促进作用有限,长期战略意义大于短期影响。此外,由于关税等制度成本的降低,未来制造业将更多地受到成本优势的驱动,产业外移的趋势可能会回到加速状态。

除中国和日本外,大多数成员国接近零关税安排,关税削减增量集中在东盟和韩国的少数产品上。关税调整将促进韩国和东盟向中国进口农产品、汽车和化学品。关税的影响主要集中在中日贸易上。日本降低关税将有利于中国的电机、机械和设备、汽车零部件、化学品和纺织品出口。中国对日本的进口关税削减安排主要基于10年左右的过渡期,因此进口影响有限。

中日之间的关税将在目前8%的基础上发生很大变化,日本对中国出口的86%的工业产品可能会取消关税。对于日本汽车行业来说,目前中国的汽车产能布局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数量级,日本汽车零部件的出口对于支撑日本汽车公司的长远发展非常有利。未来,近90%出口到中国的日本汽车零部件将实现零关税。就整车进口而言,从日本进口的雷克萨斯的关税可能会从目前的15%逐步降低。

05

国内零部件企业压力加大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签署对中国进口链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维度:《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成员国没有出口优势产业,对中国进口依存度没有影响;对中国竞争力相对较弱但目前关税高、未来下调幅度小、保护较好的行业的实际影响有限,如汽车行业;对于依赖中国进口且具有《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成员出口优势的产业,降低关税可以降低产业链成本。但这类产品目前的关税极低或为零,未来下调空间不大,实际影响有限,如铁矿石、黄金、集成电路、半导体设备等。;有国内产能但进口关税调整幅度大、节奏快的行业可能会受到外部冲击,包括汽车零部件行业。

由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要求双边减税,这对中国优势产业是机遇,对中国弱势产业是挑战。有行业专家表示,发动机、自动变速器、动力电池、齿轮、轴承、水泵等关键零部件的制造是日本的绝对实力和支柱产业。这些汽车零部件未来可能以零关税进入中国。中国不仅是汽车零部件的生产大国,也是汽车零部件的进口国。日本汽车零部件以零关税绑定中国市场,对日本汽车零部件企业大有裨益。

朱玉龙特别提到了RCEP对电池出口的影响。日本在动力电池和材料方面有很强的先发优势,但日本汽车公司在全球纯电动汽车(BEV)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PHEV)领域并不理想,这极大地拖累了日本电池公司的产能扩张和技术升级。全球范围内,只有松下在日本拥有强大的电池供应能力和技术储备。随着丰田、本田、日产进入下一步电动汽车的推广周期,《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的签署,将会给具有产能优势的中国动力电池行业带来巨大的利益。进入日本汽车供应链的中国电池企业在12V锂电池、48V锂电池、PHEV电池、BEV电池等各个方向都有很大的市场空间。